【製藥】輝瑞藥廠進行數位化改造

文/Thor Olavsrud‧譯/潘得龍


輝瑞的執行副總暨數位/技術長 Lidia Fonseca。(圖片來源:輝瑞官網)

 

於 COVID-19 疫情的衝擊,藥廠巨人 Pfizer 輝瑞,與全世界絕大部分的公司一樣,都面臨著明顯的生產力、供應鏈以及安全問題的挑戰。而輝瑞在面臨全球疫情挑戰的關鍵成功因素,就是開建立了 Pfizier Global Supply ─ 數位營運中心,簡稱 DOC (Digital Operations Center)。

輝瑞的 DOC 是一個特別針對藥品專案申請處理中的解決方案,作用有如輝瑞的營運駕駛艙,可以提供製造以及供應營運效能資料的共享情況。來自於 DOC 的資料可以協助輝瑞看到未來的可能機會,在某些生產工廠,能夠降低 10% 的準備時間。這對輝瑞是很重要的製造與供應能力的提升,可以讓輝瑞的 BNT 新型冠狀肺炎疫苗,更加順利地運送到世界各地。同時,這個專案也讓輝瑞獲得了 CIO 100 Award in IT Excellence 的獎項。

 

輝瑞的執行副總暨數位/技術長 Lidia Fonseca 表示:「這個解決方案,讓一起參與生產製造的員工,能夠一起合作做出決策,而且提供工具讓他們預測問題,因此能夠在問題發生之前,即時地因應與調整。DOC 可以讓團隊探勘資料,針對不同標準進行內容的分析以及比對,而能夠有助於提升未來的成功機會。」

加速數位應用

輝瑞已經在疫情發生的時候就進行了數位轉型,由於疫情的管制,員工必須在家中遠距工作,日常營運的管理挑戰還是與日遽增。為了確保公司的全球員工,能夠維持與公司連線的情況,同時讓依賴輝瑞藥品的病人,能夠有足夠的藥品可以使用,輝瑞組成了 DOC 快速佈署計畫,以加速 DOC 能夠在幾週的時間之內,完成數百個製造作業的佈署。Fonseca 表示疫情就好像是催化劑,加快了輝瑞數位應用 5 年的時間。

在這之前,在一個製造工廠佈署一個 DOC 數位營運中心,平均需要兩年的時間。為了能夠因應 COVID-19,輝瑞加速了流程,除了轉移到新的架構,然後使用敏捷開發方法,以找出最佳化與重要的改進因素。像是轉移到雲端、 運用包裝最佳化,以及採用俱備擴充能力的資料庫技術等。公司也加入了新的管理功能,可以讓員工擁有設定與他們有關的網站聯結。

 

Fonseca 表示,除了改變企業流程以支持新的數位解決方案,輝瑞採用客戶經驗研究與設計法則,支持輝瑞全球供應 (PGS) 團隊整合製造優越的生產系統。

Fonseca 說:「數位製造團隊針對需求結合不同的伙伴,然後重新建立新的解決方案。DOC 解決方案團隊分析使用者的人物誌 (Persona),然後針對個別人物誌,結合每日點對點的流程,建立使用者旅程地圖。」在流程設計部份,我們發現,想要能夠成功地採用解決方案,就不能將資料從與流程緊密結合的擁有者中抽離。

Fonseca 說:「Fonseca 表示,專案不僅是複製生產系統的操作流程,也藉由數位化這些流程和資料集,完美放大製造的效益。以流程為基礎,我們讓資料能夠自動地蒐集、分析,然後以容易理解的格式呈現,成為容易取得最大附加價值的專案。」Fonseca 說:「藉由資料能夠被自動地蒐集、分析以及以容易理解的格式呈現,可以更加容易獲取最高附加價值的增強計畫。」

 

DOC 使用由 IMEx 所建立的標準,指導組織不同層級製造部門同仁所執行的日常活動,從銷售到後端倉儲。一般而言,Pfizer 在推出新的解決方案最大的挑戰,是做到能夠讓受影響最大的員工買帳。Fonseca 指出,但這個推出並不相同,而是針對來自輝瑞的製造作業團隊對於 DOC 要求非常高,就有如能夠讓他們持續他們的工作,而能夠只保持基本的人力在現場。這樣一來,Fonseca 表示,最大的挑戰,會是在如何持續運作。

她說:「這樣的要求需要我們以不同而大膽的方式思考,才能儘快地符合如此緊急的需求。我很訝異地看到我們的製造和數位團隊夥伴,能夠緊密的合作,以創新的方式,破紀錄的時間,開發出擴充性的部署方式。」

數位文化的急切性

輝瑞是從 2019 年開始他們的數位轉型,決定成為一個學習者,成為更加以科學為基礎,而且更加以病人為中心的組織。在轉型中的一部分,計畫是要建置一個新的操作模式,成為業界領先的數位支持解決方案,以支持他們的策略。

Fonseca 指出他們已經開始這個旅程的事實,結果就是已經改變了他們的文化,有助於讓公司準備迎接疫情帶來的衝擊。

 

Fonseca 說:「我們也看到平行工作優於序列性方式工作的效益,在速度上有優異的表現。我們的文化在鼓勵員工更有勇氣做出不同的思考上發生了作用,能夠完成之前所無法想像的事情。」

輝瑞的數位轉型旅程仍在持續進行,Fonseca 表示她期待公司在未來,能夠隨著發展愈來愈是生物科技公司。

她說:「在這個轉型的一部份,我們已經將重要的焦點放在簡化工作方式,去除大型組織所可能產生的官僚制度。我認為這對尋求以新的方法,建置更數位化的任何大小的公司都是很重要的。」

Fonseca 指出了簡化的重要部份,就是能以敏捷的方式注入工作中,以水平的思考結合輝瑞的組織文化。她也點出了將焦點,藉由清楚的溝通公司的數位策略,建立出大家的行程,成為能夠激勵員工支持和參與的關鍵。

 

文章轉載自CIO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