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0 貿易戰火下的北美市場

文 / 台經院研究九所新興市場研究中心主任 許峻賓

依據國際經濟預測機構,今(2020)年的全球經濟成長多與2019年的成長率相差無幾,惟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影響,各國經濟短期恐受影響,甚至衝擊產業供應鏈。本文擬從國際經濟現況進行分析,並說明北美(以美國為主)市場近期發展的可能影響因素,包括:美加墨協定、美日協定、美中貿易戰等,進而從供應鏈變化的發展來探討北美市場的展望。

全球經濟前景及對機械業的展望

從各國際經濟預測機構的推估來看,國際貨幣基金(IMF)對今年度的全球景氣預測最為樂觀,預估全球經濟將成長3.3%,但對於美國2020年的經濟成長預估則為2.0%,較2019年的經濟成長率2.3%稍微下滑。總體來看,在今年1月份公布的國際經濟預測對於全年度的經濟均抱持「成長」的態度,惟自1月下旬起,中國大陸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的大型傳染事件,不僅衝擊中國大陸製造業的生產情形,也因多個國家陸續出現社區感染情事,導致各產業的生產狀況、供應鏈存貨情形均受到衝擊。

依據國際預測機構對於全球貿易的評估,原本均預估全球貿易可以明顯增長,如IMF預估2020年全球貿易增長率為2.9%,經濟學人(EIU)預測為2.3%,均明顯優於2019年,其中原因在於,國際機構認為美中貿易協定的簽署將可讓全球貿易明顯復甦。

表1 全球經濟成長預測

(單位:%)

 國際貨幣基金聯合國經濟學人世界銀行
 2019年2020年2019年2020年2019年2020年2019年2020年
全球2.93.32.32.52.22.32.42.5
美國2.32.02.21.72.31.72.31.8
歐洲1.21.31.21.41.21.31.11.0
日本1.00.70.70.90.80.41.10.7
中國大陸6.16.06.16.06.15.96.15.9
全球貿易1.02.90.32.30.82.31.41.9

資料來源:各國際預測機構,作者整理。

在機械產業方面,2019年以來,由於美中貿易戰影響,使得中國製造業出口美國的部分受到影響,雖然中國仍可透過歐洲、東南亞市場來支撐其對外貿易,但由於外國廠商的訂單移轉效應,自然對中國大陸國內的機械設備需求有所影響。而我國的機械業以出口中國大陸為最多,當然也受到衝擊。因此,在美中貿易戰緩和之後,中國大陸對美國的出口限制減少,進而帶動中國大陸的生產需求拉升,便有利於我國機械業對中國大陸的出口。

此外,受美中貿易戰影響,為了分散市場,台商對台灣的投資增加,將訂單轉移回台灣生產,進而擴張生產線,對機械設備的需求增加,雖然美中已簽署貿易協定,但是美中間的產業結構問題並未真正解決,因此,台商增加在台投資的情形將仍會持續增加,此有利於機械產業的發展。是故,機械業於2020年的前景應該是樂觀的。

美國雙邊貿易政策對市場發展的影響

2019年影響美國及全球貿易最大的因素不外乎是美中貿易戰的因素,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大陸的關稅貿易戰不僅使得中國大陸出口美國受到影響,該政策亦引發中國大陸提高關稅予以反擊,尤其針對農業,因此,導致美國大部分州的出口商對中國大陸的銷售慘淡,即因為關稅壓制了小麥、威士忌、人參和天然氣等產品的對中國大陸出口。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數據,2019年美國對中國大陸的商品出口總額下降了11%,至1070億美元左右。其中,受打擊最大的州分別是德州、佛羅里達州和阿拉巴馬州,這些州的總銷售額均暴跌了25%以上。當然也有未受影響的州,例如北卡羅萊納州。北卡羅來納州於2019年對中國大陸的出口成長40%,達到32.5億美元,主要是受到藥品銷售的推動,而且該州出口到中國大陸的菸草也幾乎沒有下降。(如圖1)

總之,美中貿易戰對美國本身的衝擊不小,也因此促成美中貿易協定第一階段完成簽署。但是,中國大陸在協定中的承諾是以增加採購為主,藉此一短期作法來平衡美中貿易收支,然而美中兩國間卻仍存在科技與產業發展競爭的問題,需要進一步解決。

圖1 2019年美國各州出口中國大陸受影響程度(與2018年相較)
資料來源:Bloomberg.

圖1  2019年美國各州出口中國大陸受影響程度(與2018年相較)

資料來源:Bloomberg.

美國為了緩和中國大陸科技與產業發展的競爭,透過貿易及投資的相關法案,禁止美國技術對中國大陸輸出,也尋求其他國家支持以減少對中國大陸製造的設備進行採購,近期更提出禁止外國廠商以美國設備生產中國大陸所需之產品。此將進一步間接影響到各產業所需的生產設備需求。

除了美中貿易協定之外,美國在川普總統的主導下,推動以雙邊談判為主的貿易協定簽署工作,近期完成簽署的還包括美日協定、美加墨協定等,尚在談判中的包括美國與歐盟的貿易談判、與印度的貿易談判等。其中,美日協定及美加墨協定雖然著重在平衡美國對外貿易,但多從採購面著手,例如:要求日本增加對美國農產品的採購或增加關稅配額、擴大美國汽車出口日本市場;在美加墨協定中則是以提高最低工資水準的方式規定汽車零組件的採購來源,以及提高汽車的區域產值含量等。

川普總統希望透過上述協定的規範來提升美國產品出口的機會,也藉此增加美國人民的就業機會。但是,對美國經濟發展來說,最重要的應該仍在於全球產業結構的問題,「供應鏈的分布」仍是美國企業是否願意回到美國本土生產、創造就業機會、創造經濟產值的最根本問題。

全球供應鏈的變化將影響美國市場布局

首先,美中貿易戰相互加徵關稅,不僅對美中兩國貿易造成影響,國際供應鏈也在這波貿易戰中受到影響。尤其對美、中兩國產業供應鏈關係密切的國家帶來衝擊與影響。例如,在全球產業分工的體系下,如果美國或中國大陸以更高的關稅進口中間財,將會導致該產業的生產過程中增加累計關稅,進而影響全球產業鏈的成本,使得全球價值鏈出現重組與調整。而各國廠商將依其在全球價值鏈的角色差異,進行的布局策略,主要乃以「分散」為最高原則,包括分散客戶、分散生產據點、分散採購來源等方式,以降低美「中」貿易戰的影響。

因此,在美「中」貿易戰長期化的影響下,廠商甚至有考慮依照市場進行分流,將中國大陸的生產能量往外移動,透過強化在東南亞或臺灣的生產線,來降低關稅成本,而保留在中國大陸的生產線則主要以中國大陸市場為主,這種貿易型態接近「短鏈革命」下的全球布局。

其次,依據麥肯錫在2019年4月的報告《變革中的全球化:貿易和價值鏈的未來圖景》便指出,「價值鏈正在變得越來越區域性,而非全球性」。除了中國大陸之外,其他發展中國家產生結構性轉變。例如,在紡織品和服裝領域,跨越多個階段的生產網絡正在越南、馬來西亞、印尼、印度和孟加拉等個別國家內進行整合,甚至使得「本國製造」(如:「印度製造」、「美國製造」、「印尼製造」、「俄羅斯製造」等)的政策紛紛崛起,將產生供應鏈洗牌的局面。

第三,近年來,中國大陸逐漸擺脫純產業代工型態,進而轉向自行發展、自我供應的產業供應鏈,隨著其生產技術水準日趨成熟,致使中國大陸在地供應鏈日益發展成形,成為「紅色供應鏈」。然而面對美中貿易戰的衝擊,美國所採取的各種限制技術移轉、產品採購、投資的政策,將促使企業界分流製造,進而形成分別以美國及中國大陸兩大市場為主的供應鏈體系,導致產業供應鏈「二元化」。

綜合以上之分析,2020年的全球經濟成長仍然可期,雖然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對全球經濟發展前景造成陰影,但是一旦疫情減緩後,必然引爆各級產業及產品的大量需求,各廠商勢必需要因應全球的需求而擴大生產,此將可望帶動全球機械設備的需求量。而在疫情熱期的此一階段,台灣疫情若持續控制得宜,將成為國際廠商轉單的目標。因此,無論從短期或中長期來看,我國機械產業於今年度的展望應該仍有可期。

 

文章轉載自工具機與零組件雜誌